2012年GDT欧洲野生动物摄影最佳图片欣赏

  

  总冠军:观星者。摄影:Tommy Vikars(芬兰)。“这是在我的家乡,有人喂养照料的两头白尾鹿。夜晚,我在其中一个喂食点拍到了它们。我把相机埋在雪地里,然后在50米外遥控拍摄。我用另一个300MM镜头的相机观察它们。整个等待按下快门的过程让我筋疲力尽,拍了很多照片,但鹿经常会移动太快或者移动的方向不适合长时间曝光。”

显示图摘
 
Loading...
努力加载中...
本组照片已播放完

页面将在15秒后自动播放下一组图片

还留恋刚才的镜头请点击重新播放
或者观看下一组图片“空中拍客”摄影大赛
  • 2012年GDT欧洲野生动物摄影最佳图片欣赏
  • 2012年GDT欧洲野生动物摄影最佳图片欣赏2
  • 2012年GDT欧洲野生动物摄影最佳图片欣赏3
  • 2012年GDT欧洲野生动物摄影最佳图片欣赏4
  • 2012年GDT欧洲野生动物摄影最佳图片欣赏5
  • 2012年GDT欧洲野生动物摄影最佳图片欣赏6
  • 2012年GDT欧洲野生动物摄影最佳图片欣赏7
  • 2012年GDT欧洲野生动物摄影最佳图片欣赏8
  • 2012年GDT欧洲野生动物摄影最佳图片欣赏9
  • 2012年GDT欧洲野生动物摄影最佳图片欣赏10
  • 2012年GDT欧洲野生动物摄影最佳图片欣赏11
  • 2012年GDT欧洲野生动物摄影最佳图片欣赏12
  • 2012年GDT欧洲野生动物摄影最佳图片欣赏13

推荐图集

更多>>
|   总冠军:观星者。摄影:Tommy Vikars(芬兰)。“这是在我的家乡,有人喂养照料的两头白尾鹿。夜晚,我在其中一个喂食点拍到了它们。我把相机埋在雪地里,然后在50米外遥控拍摄。我用另一个300MM镜头的相机观察它们。整个等待按下快门的过程让我筋疲力尽,拍了很多照片,但鹿经常会移动太快或者移动的方向不适合长时间曝光。”[!--empirenews.page--]|  鸟类冠军:神秘莫测。摄影:Markus Zadra(意大利)。“整整三个月,奉献,激情乃至爱陪伴着我。在南提洛尔人的低地,每到黎明我便出发去观察这只极其罕见和美丽的鸟儿。我常常要跟着这只年轻的雌性翠鸟移动。一天清晨,阳光照射下,出现了特殊的光照条件:水汽折射着光芒,她锋利的长嘴像一把剑,指向周遭神秘的虚空之中。”[!--empirenews.page--]|  鸟类亚军:枝桠背后。摄影:Hermann Hirsch(德国)。“今年初在多特蒙德的城市森林看到了几只鹪鹩。它们正叽叽喳喳地争夺领地。次日从学校下班,我立刻骑车回到那里,当时已是傍晚,柔和的橙色余晖映照着色彩斑斓的森林。鹪鹩们仍叫个不停,完全无视我的存在。没用任何伪装或三脚架,便拍到了这些小歌星,包括画面上的这一个。”[!--empirenews.page--]|  鸟类高度评价奖:前后队列。摄影:Jerome Guillaumot(法国)。“结冰的匈牙利Kiskunsagi湖国家公园,很多白鹭在争强最佳的捕鱼位置。经过无数次尝试,捕捉到了这三只队形怪异的白鹭。”[!--empirenews.page--]|  哺乳动物类冠军:黄昏丛林中的獾。摄影:Florent Cardinaux(法国)。“两年里,春夏之时,我一直獾的洞穴附近使用黑白负片追踪拍摄它们。这张照片颇具挑战,要捕捉到獾抬头的角度,周围的树叶要有恰当的构图。很难,但是耐心地等了两周,终于拍到。”[!--empirenews.page--]|   哺乳动物类亚军:北极熊。摄影:Ole Jorgen Liodden(挪威)。“我在挪威北部斯瓦尔巴群岛拍摄过100多头北极熊,但在2011年7月遇到了一个真正独一无二的机会。北极熊接近了我们的探险船,与周边的景观、冰层形成了完美的构图。这张照片也令人伤感,由于气候变化,北极浮冰越来越薄,北极熊的栖息地大大缩减。”[!--empirenews.page--]|  哺乳动物类高度评价奖:美食家。摄影:Leopold Kanzler(奥地利)。“当时正值鹿的发情期,本希望遇到一头皇家牡鹿。我躲在玉米地时观察到一只野兔,它正啃着薄秸秆草。兔子也注意到我,警惕地瞪着我。多亏它的警觉才有了这张照片!”[!--empirenews.page--]|  哺乳动物类高度评价奖:聚焦汤姆逊瞪羚。摄影:Bouguereau Gregoire(法国)。“在繁殖季节,年轻的汤姆逊瞪羚很容易被猎捕。他们也是幼豹练习狩猎的首选猎物。2011年4月的一天,在坦桑尼亚的塞伦盖蒂国家公园,成年猎豹捕到这只瞪羚,然后让她的四个幼崽完成狩猎。试图逃跑的瞪羚激起了它们的自然本能。幸好我正在猎物逃跑的必经之路,将它们一同定格。”[!--empirenews.page--]|  水下世界类冠军:追逐。摄影:Cristobal Serrano(西班牙)。“加利福尼亚半岛科尔特斯,水深20米处,我躺在海底沙床上等着拍摄捕鱼的鸬鹚。猜测着鸟来的方向,不断变换着位置。带着我的鱼眼镜头尽可能地靠近。最后,一切到位:与我紧邻的一只鸬鹚似子弹扎入鱼群,鱼被惊起四窜。”[!--empirenews.page--]|  水下世界类高度评价奖:等待光明。摄影:Angel Fitor(西班牙)。“地中海水母与藻类有着共生关系。西班牙东南部的一处泻湖有着富营养水质和强烈的光照,这使它成为成千上万的水母的完美栖息地。黎明时分,他们聚集在水面来触发光合作用。”[!--empirenews.page--]|  人与自然类冠军:幸存者。摄影:Ferenc Somodi(匈牙利)“青蛙是我最喜欢的物种。尽管匈牙利已经采取了各种措施保护这些迁徙的两栖动物,仍有许多青蛙在公路上丧生。”[!--empirenews.page--]|  人与自然类亚军:生死格陵兰。摄影:Audun Rikardsen(挪威)“这张照片拍摄于格陵兰岛西海岸的一艘40英尺长的捕鲸船上。他们正在寻找小须鲸。因纽特人的习俗是充分利用北极的海洋资源,包括鲸鱼。虽然国际上已经严格限制捕鲸,许多家庭和社区仍然靠狩猎获取食物和收入。[!--empirenews.page--]|  自然工作室类冠军:快乐的大脚。摄影:Knut-Sverre Horn(挪威)。“通常我采取写实方式记录鸟类的行为和栖息地,但有时也享受更抽象的乐趣。这里采用的技术,常用来拍摄花草,很少用于拍摄小鸟。画面上是一些海鸠等待其他同伴飞抵,它们拍打着翅膀和脚。照片没有裁剪过,摄于2011年春天,挪威北部的一个岛上。”